也一个接一个地从这个家里消散

2017-04-17 23:20

  家里的二楼后来被夫妻俩用废品填满了,孩子再也上不去了,可张杏子心里明白,“家要不行了”。

  “不惧怕,我心里只有冤仇”

  但现在,回想起过往种种,这个满头油垢的女人只感到“好笑”,“都是命中注定的,娃儿生多了,天然就在造孽”。

  她至今记得那个午后,从田上回家,左找右找也不见三女儿,最后,她在门前的坡底找到了女儿,“丁点儿大”的女儿活生生从坡上摔了下去,头破了洞,血流了一地,却一声不吭。

  没多久,六女儿爬上了二楼的窗户,随后重重地掉下,后脑勺的伤口像关不上的水龙头,血一个劲儿地往外涌。

  孩子还在一个接一个的生,她洗衣服的速度已经跟不上衣服弄脏的速度了,丈夫收回来的赝品她也没心理再整理,屋外的旷地就这么一点点,变成了一座垃圾山。

  “落下去的人为啥子不是我嘛!”张杏子的右眼已不太灵光,眼泪顺着脸上的皱纹流下。

  一楼的家里也塞满了收回来的烂衣服,一下雨,湿衣服就漂在地上,从屋内流到屋外。厨房、客厅、饭厅,也一个接一个地从这个家里消散,灶台如今被安顿在成堆的垃圾成品中,洗菜、切菜的处所则在猪圈旁。